繁体版 | ENGLISH | 移动版 | 邮箱登录 | 宁波政务APP | 浙江政务服务APP
首页
>>政务动态>>媒体聚焦

[宁波日报]探索垃圾分类“双定”进行时

发布时间:2019-08-07    浏览次数:    来源:海曙新闻网    文字显示:

记者徐展新 通讯员桂琳 范奕齐

第3天

垃圾分类定时定点

样本家庭:

朱萍(海曙区段塘街道南都社区居民)

分类感言:

都说垃圾分类是新时尚。虽然我已经退休了,但我依旧满怀期待成为一名“时尚老人”。垃圾分类工作很具体、很细碎,容易出现纰漏,需要我们继续出力,也需要相关部门和专业人士提供帮助。

近段时间,居住在海曙区段塘街道南都社区的朱萍格外忙碌。除了照顾家人、参与各类社区活动外,朱萍还肩负着社区垃圾分类志愿者的职责。她很兴奋,却也心存忐忑。

困扰朱萍的头号难题,就是垃圾的定时定点投放和收运。

为了缩短垃圾的存放时间和周转时间,减少垃圾污染,帮助社区居民养成良好的垃圾分类习惯,“定时定点”势在必行。但“定时”如何确定时间范围,“定点”如何选址,都需要反复斟酌、精准施策。

要“强硬”也要“温柔”

在很多先行探索垃圾分类的国家和城市,定时投放和收运已成为必须执行的硬性规定。

不久前印发的《宁波市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指南》提到,生活垃圾投放人应根据所在场所的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管理责任人公示的投放时间、投放地点,将各类垃圾投放至对应的垃圾收集容器内。

对此,朱萍举双手支持。“如果全天24小时都能扔垃圾,会对社区干部、志愿者和桶边督导员造成很大的压力。集中到一个时间段后,既能减轻工作负担,又能提高收运效率,还有助于习惯养成。”

但细化到具体时间时,问题还是显露出来了。朱萍的女儿在上海工作,早早体验了垃圾分类定时投放和收运。由于工作地点距离居所较远,她常常错过早晚各一次的投放时间。朱萍担心,如果宁波全面实行垃圾分类定时投放后,居民因错过时间在楼道里丢弃垃圾,付出的人力成本会更加高昂。

垃圾的收运时间也值得商榷。“现行的收运时间是上午6点至7点和下午1点至2点,傍晚倾倒的厨余垃圾堆积成山,要过一夜才能被处理。近几日赶上高温,垃圾量大,水果皮尤其多,吸引了大量的苍蝇,会影响正常生活。”朱萍表示,即便居民和志愿者的积极性很高,也只能对着满满的垃圾桶“干瞪眼”。

能否制定出合理的垃圾投放时间和收运时间,兼顾不同群体的需求?事实上,已有其他城市做出了这样的尝试。

上海制定出台了《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定时定点制度实施工作导则》,通过精细化管理做到“一小区一方案”,计划通过安装监控、设置“误时投放点”等方式,便于错过投放时间的人群投放垃圾。广州也尝试增加了“误时投放点”,同时引进智能化机器,分析居民投放垃圾的高频时间段,避免“一刀切”。

宁波各区县(市)会根据收运车辆、收运站点的分布情况,因地制宜“柔性”设置收运时间。记者将南都社区居民的建议反馈给海曙区垃圾分类办后,相关负责人当即承诺次日行动:“我们会尽快了解情况并沟通协商,在确保垃圾收运有序进行的前提下兼顾居民的需求。”

垃圾投放点“邻避效应”如何解

相较于仍在探索阶段的“定时”,“定点”工作做得更早,接受度更高,但也存在不少顽疾。

实行“撤桶并点”前,南都社区的8个小区有189个楼道,每个楼道安放一组垃圾桶,如今已缩减到71组,但这和社区的目标相距甚远。“整个社区约2400户人家,目标是每组垃圾桶覆盖300户,目前只能做到每组覆盖约34户。”朱萍说。

背后的原因,是南都社区居民楼之间距离过近,没有为集中垃圾投放点预留位置,致使选址困难。跟随朱萍在各小区转一圈后,记者注意到,现有的垃圾桶大多放置在两栋楼之间,距离二层住户窗户四五米,远的也只有六七米。夏天垃圾桶气味大,若将大批垃圾桶集中到一点,必然会影响到二层住户,引发抵触情绪。

为此,朱萍和她的伙伴去居民家里亲身体验,不得不承认,垃圾投放点的“邻避效应”真实存在,应设法通过其他途径解决。

比较现实的解决方式,是建设半封闭或全封闭的垃圾房。宁波不少老旧小区建设了这样的垃圾房,由清洁人员定期维护。杭州的部分社区还创新设置“房长”,要求他们签署聘书,做好垃圾分类的宣传引导工作。

“南都社区找不到合适的空地建设垃圾房,‘邻避效应’较难消除。所以,我们期盼政府或企业支持社区建设除味、除菌效果更好的垃圾房。”朱萍说,现阶段她只能挨家挨户做工作,但她对未来充满畅想,“开辟低温冷藏的环境,安装杀菌设备,外观上也做一些巧妙设计,让过路的居民看不出、也闻不出”。

对此,市垃圾分类办的回应也简洁有力:未来会倡导、鼓励企业加大力度在垃圾分类领域开展研发创新,为有需求的社区提供科学解决方案。

分享到: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版权声明 | 常见问题 | 站群管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